当前位置:>主页 > 军事 >

[非常道]任贤齐曾遇黑帮大哥:对方竟最爱我的歌

发布时间:2017-12-13 11:40  来源:网络整理

核心摘要:任贤齐以歌手的身份走红,如今他自编自导自演的电影《落跑吧,爱情》正要上映,他笑称女神舒淇“终于属于我”;90年代他随父亲回大陆老家武汉探亲,却看见了父亲的坟墓;他谈到偶遇黑道大哥的经历,竟发现对方最爱唱《伤心太平洋》;他儿女双全,“《爸爸去哪儿》每季都邀约”,儿子却不想上节目。

凤凰娱乐9月2日(周三)《非常道》节目播出“任贤齐:笑揖清风”,以下为文字实录:

任贤齐赞舒淇人美心美称“她终于属于我了”

胡玲:这一次转身变成导演之后,你觉得这只是一个开始,只是自己的一次试水,还是说未来小齐哥还会有更加优秀的作品拿出来?

任贤齐:起码十年前我就说我想要当一个电影导演。但是我不能突然间说我想要当电影导演,因为我有名,我要什么,都有人来帮我,我先要学习。所以,我从MV着手,后来我想说,拍个音乐剧吧,由音乐剧出发,我再来就拍纪录片。到现在真正接触到电影,我觉得电影的梦在大家心中流传,我心中有很多电影,它永远在那个位置,我也希望我的电影能够镶在你的心中。

胡玲:说到自己和舒淇的合作,你把舒淇称为自己的女神,但是这次不一样。

任贤齐:她是属于“我”的了。

胡玲:对,她自己真正地属于“你”的了。

任贤齐:之前我拍的,第一次是《玻璃樽》,她是成龙大哥的;第二次拍《韩城攻略》,她是梁朝伟的;这一次,终于轮到我了!在我心中,她是一个人美心更美的女人,我有些时候会参加一些爱心慈善活动,她都会捐钱给我,因为她信得过我。我就说,“要不要我帮你发个新闻稿?”她说不用。我说爱心不予人知也是一个方式啦,只是有时候你出来抛砖引玉,会有很多人知道,把力量汇集在一起。所以,她后来有一些慈善活动有跟我去,我觉得她是一个很有爱心的女孩。

胡玲:你会觉得你们俩其实是像的一类人。

任贤齐:我们满像的,真性情。另外,我跟她聊电影聊剧本的时候,她有很丰富的宝藏让我挖掘,她会告诉我很多故事,我跟她说我可以写到剧本吗?她说可以,然后她就告诉我很多,像老船长的爱情故事是她跟我讲的,我就(把它)写在狄龙哥的角色上面。

胡玲:说到老船长,大家会觉得为什么会把狄龙又找出来。

任贤齐:因为我跟狄龙哥的老婆艾米姐很好,我跟她吃饭的时候,刚好龙哥来看我们,龙哥一进来的那种帅气,那种正气凛然的样子。

胡玲:你觉得就是他!

任贤齐:“龙哥,我有一个角色,你可不可以演?”“什么角色?”然后我就跟他讲了个大概,他说:“好。”因为他信任我嘛,他不是随随便便去拍电影的,我想了好久好久。从龙哥身上也反射出很多我们上一辈爸爸的那种爱儿子,但是又不太会开口,又端着父亲的威严,我就觉得说他其实很爱我们的,只是他不懂得怎么用方式。

任贤齐:父亲是国民党老兵在越南打过仗受过伤

胡玲:您爸爸是1949年离开大陆去到越南,然后又去到台湾,可以说就是一个国民党老兵的形象,有没有一个点想通过这部电影去表达?有一些想要跟父亲之间去化解?

任贤齐:应该有吧。其实老船长这个角色也有点反射到我看我爸爸,我从小看他,他很坚强,他从来没有露过一滴眼泪,包括我奶奶过世的时候,他跟我讲说,“奶奶过世了”,但是对于我这个下一代从来没见过我奶奶的人,“爸,你还好吗?”因为他从小17岁就出去跟着部队,他五十几年没有看过他的妈妈,什么感觉啊?因为我爸是老师,他要求我很严格,“这个这个这个……”每次我都站在他面前装正经,但是平常其实是吊儿郎当的。所以,我就从他身上看到很多很多我的想象。另外,我爸小时候会跟我讲他在越南打仗的时候,遇到了一些事儿,那些战乱的流离颠沛,包括我爸身上的枪伤,我说:“爸,你经历了大时代,你回想起来是不是很有那种感觉?”

胡玲:当时你给爸爸写了一首歌叫《老张的歌》,大家会想到侯德健也写过一首歌,其实名字都很像,叫《喂,老张》其实都是描写国民党老兵的。

任贤齐:我当时是因为我爸去看他的一些老战友,大过年去拜年,“恭喜发财!”然后两个老人家接下来讨论的是,棺材用什么木头。我说:“爸,大过年的你怎么又讲这个?”他说:“哎呀,看开啦,早晚要落叶归根啊!”可能他们经过大时代的动荡,他们有另外一种豁达。然后我就想说,“你们都会不会想家啊?”我那个伯伯拿了一张照片,斑驳得泛黄,人脸我都看不清楚,“这是谁呀?”“我的媳妇儿”。

胡玲:留在大陆的媳妇儿。

任贤齐:对。他跟我讲一句话,“我已经记不起她的样子了。”然后他们一个一个凋零,年纪都大了,有些时候因为他们部队退下来,也没有一技之长,很多人都做一些比较低下的工作,拾荒,清扫路面。我是不是应该,写一首歌纪念我爸他们这一辈,因为大时代,然后到处漂泊的一些异乡游子。

任贤齐:97年随父回大陆探亲见到了他的坟墓

胡玲:你爸爸是1989年的时候第一次回到老家武汉,之后你是1997年第一次回去。

任贤齐:当时其实两岸的交流是慢慢、慢慢来的,有一次我爸跟我奶奶要相见,可是当时还是没有办法直接,所以我奶奶他们到了深圳,我爸爸去了香港,可是因为还没有办法安排那个边境,所以我爸只跟我奶奶通了电话。我回来的时候看我爸那种,怎么讲,很难形容,后来交流越来越频繁了,我爸带我回去探亲,可是我奶奶已经走了,我姑姑还在,我爸就带我去看他以前长大的地方,我们家在一个武汉的乡下,我爸还记得路喔,那个土路。我说,哎呀,这个怎么不好走啊?我爸都叫我去把它修好。我说,“好,没问题,儿子现在有点能力。”我们还去祭坟,拜着拜着,还看见我爸的坟了,“爸,你怎么还有一个坟在这里啊?”当时战乱的时候,很有趣,很像电影,我爸跟主要部队走散了,那时候国共在混战的时候。

胡玲:完全打乱了。

任贤齐:结果,我爸的表弟回到了我们村子的时候,他也不知道我爸怎么了,“好像中弹了,阵亡了。”哇,我奶奶哭的,就帮我爸修了一个坟。

胡玲:后来你父亲跟奶奶有见过面吗?

任贤齐:没有,通过电话,后来我奶奶就过世了。应该是遗憾吧,我家有我奶奶的画像,是我爸爸凭着他的记忆,还有就是他一个会美术的战友,照着我爸的样子跟他的描述画出来的,后来跟奶奶寄来的照片完全是两回事,我觉得对于我做儿子的,我也可以从他身上感受到他对母亲的敬仰,和对家的渴望。

任贤齐:曾遇黑帮大哥称最爱《伤心太平洋》

胡玲:我知道很多台湾的著名艺人都有眷村生活的背景。伟忠哥在《非常道》接受采访的时候,曾经说过之前眷村,可能大家在吵,然后动不动就出现“三字经”,“问候”对方的母亲,突然之间,对方的母亲真的就走过来了,然后那个小朋友会立马站住,会说:“阿姨好”,说对不起。

任贤齐:说对不起,就像骂脏话,有的时候会说“你什么什么”的,我从来不骂“你什么”的,我都是“他什么什么”的,因为我有摩擦过的,你就脱口而出,但是伤害了对方,也对对方的母亲不尊敬,所以,我们都规定好,兄弟,情绪不好,粗鲁的发泄方式就是“什么什么他”、不能有指向你、我,这是我的方式。

胡玲:可以做很多出格的事情,但是在部分,绝对会坚持的。

任贤齐:是,这就是早期很可爱的一个眷村文化,大家很重情义。当时就算打架,也不会想把对方打成残废或者往死里打,只是教训,当时血气方刚的年轻人是这样的。

胡玲:那样一段文化很大程度上让你在现代很江湖气。

任贤齐:它很像当年的江湖。

胡玲:你之前一直说想拍一部台湾黑帮的电影。

任贤齐:《伤心太平洋》我并没有要强调美化黑帮或者是什么,就像《英雄本色》,兄弟情义和江湖无奈的挣扎。剧本一直在写。

胡玲:有一个细节也是采访的时候你描述过,当时黑帮大哥在落跑的时候,躺在摇摆的小船上,原来以为是《心太软》,最后发现是《伤心太平洋》这首歌。

任贤齐:我当时在厦门演唱会的时候,厦门跟台湾很靠近,有些人偷渡就往那里跑,我在那边宣传的时候,有一个看起来很江湖气息的大哥,“小齐,不错,歌好!”谢谢。《心太软》吗?看起来不像喔,“《伤心太平洋》!”他说因为他偷渡过去,他也想回去家里看一看,但是回去要坐船,就唱:“我等的船还不来,我等的人还不明白”。

任贤齐:《爸爸》每季都有邀约但儿子不想去

胡玲:我理解当中的叛逆,可能都是我们感觉到年轻的这种小男生之间的叛逆。我通过你,我看不到你的叛逆,因为可能进入到我们视线当中的小齐哥就已经是一个“新好男人”,你会比较反感这样的话题,说不要再说“新好男人”,但的确是。

任贤齐:对我来说,我是懂得约束自己的,我以前是我爱干嘛就干干嘛,我行我素,以前我们玩乐队的时候,常常庆功喝得烂醉,在路上乱搞打滚什么的,大声嘶吼,那种讨人厌的行为。我以前也是喝酒,抽烟,什么都来。可是我每次看到我在那边吞云吐雾的时候,被拍到,然后摆在那个画面,好像做了不好的示范。那我就觉得有些坏习惯我就要约束我自己,我要顾虑到很多我团队的人,甚至他的家庭,我觉得我就慢慢、慢慢成熟了。

胡玲:对于很多中国人来说,大家一起贫困,一起打拼,是没有问题的,但是一起享受

任贤齐:可以同甘苦不能共享福,利益分配其实很重要。我觉得你要马儿好,一定要马儿吃饱,我觉得我的物质生活很简单,他们说我像蒙古族,比如我们今天是一个部落,比如成吉思汗带着去队伍去攻打,搜刮过来大家分,“哇,这好豪迈啊!”我够啦,我有,他们的我也觉得是我的,他们先拿去用不是一样嘛。

胡玲:我觉得还有一个新好男人的话,还有你自己的感情生活,二十多年和Tina这么长期。

任贤齐:我跟一般人一样,我们也会吵架,我也会有我的想法,其实我要多谢Tina对我的包容和体谅,我是一个不听话的人,我到现在还是要去赛车,因为媒体的关注和观众的八卦,我们会承受更多的压力和包袱。所以,我尽量低调一点,我不想我的什么家事曝露在公众之下。 

胡玲:大家可能会问,现在很多港台的明星都会借助于《爸爸去哪儿》这样的节目。

任贤齐:很多人都问我。

胡玲:很多人都会问,像你特别适合。

任贤齐:每一季我都会被邀约,说真的,但是我儿子不想去啦,他可能觉得我的工作不好玩吧,另外一点,他要上学,所以我没有想帮他请假去参加,而且我觉得有那么多摄影机在我旁边,我怎么面对我儿子啊,我还没有准备好,所以我没有去。

上一篇:非常道3:为什么没毕业  下一篇:[非常道]黄立行:我害怕疯狂女人 徐静蕾对我太好了

新闻| 军事| 国内| 国际| 体育| 娱乐| 文化| 媒体| 教育| 健康|

©2011 - 2017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